热烈祝贺yinseyinxiang服务器升级完毕,全固态硬盘,50G超大带宽,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!

公告:郑重承诺:资源永久免费,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,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(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)


当前位置
首页  »  禅林网  »  出家人的慈悲来自哪里?

摘要: 作者:续祥法师

来源:大象佛学图书馆

出家人的慈悲来自哪里?

提起出家人

除了“光头”“戒疤”“阿弥陀佛”之外,出家人被大家提及最多的词就是“慈悲为怀”了,仿佛除了慈悲,对出家人就没有其他的观感似的。


其实真实的出家人中慈悲为怀者有之,嬉笑怒骂变化莫测者有之,如我一般幼稚调皮者亦有之,绝不像电视电影里那般脸谱化。不过修行好的出家身上人大多数都还是闪着慈悲的光芒,就像温柔敦厚是文人的性格写照,慈悲二字也是出家人的性格底色——哪怕他们发起火来,慈悲为怀的性格底色也会让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清醒。


说道这里你可能会疑惑;出家人胸怀之中的慈悲是从哪里来的呢?总不会是头剃得越光人就越慈悲吧?


在我看来,这份慈悲来自“懂得”。


美国宇航员拉斯蒂·施韦卡特回忆自己第一次在太空看到地球——盯着这个悬浮在宇宙空间中的美丽球体,对世界突然有了一种全新感受”看不到边界、看不到障碍,地球作为一个整体,变成了无垠太空中一个蓝色、苍白的小点"这似乎引起了施韦卡特的某种认知转变,他说:

地球是不可分割的整体,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一样。自然界(包括我们)不是由整体中的部分组成,而是整体中的整体组成。所有的边界,包括国界,都是人为的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我们发明了边界,最后发现自己被困其中。


从太空归来后,施韦卡特立即投身于公益慈善的事业中。


下面我要讲的这个小故事,也为我带来某种类似的“认知转变”,相信你也可以通过这个故事重新理解“慈悲”二字。

因为懂得因果的残酷

所以慈悲众生的痛苦

上个星期和佛学院的授课法师出去吃饭,吃完饭付账时,一个一直在前台晃悠的小孩突然神色慌张的往门外走,本来在掏钱包付账的法师两手空空的紧随其后,大声叫喊让他停下。我立马明白过来;他撞见小偷了。


幸运的是小男孩刚出门口就撞到了两个前来就餐的居士。他们听见法师的喊声立刻拦下了这个小孩。小男孩倒是痛快,一看走不脱了,就把钱包扔在地上,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我们,我本来想教训他几句让他以后不要再犯,但法师却若无其事的挪开身子,对小男孩说:谢了哥们,你走吧。小男孩狐疑的白了他几眼,撒腿就跑。我目瞪口呆的问他:他是小偷,你放他走不说,怎么还叫他哥们?


他若有所思地和我说:这一声哥们是为了让他尽快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,让今天的事情对他以后重新做人的影响降到最低。 


我打了一脸的问号继续看着他,他看出我的不解,对我说道;如果我对他的称呼换成小偷,然后再如你所愿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面对他做一大堆的思想教育。


相信我,一个月后他会忘光我们说了些什么,只会记得曾有几个和尚在他偷东西时指责了他,令他很没面子。这样做只会增加他和正常人之间的角色对立,加重他对自己小偷的角色认同,让他觉得正常人不接受他这样的存在,除此之外,作用几乎为零。


我气愤的质问他:“偷东西这种事你不让他付出一点代价,他再犯怎么办?你这是假慈悲!”


法师狡黠地对我说,他手艺很潮,刚下手我就反应过来了,应该不是惯犯,否则我就直接打110了。就凭他这手艺,下次作案肯定还会被抓,到时候自然有人教育他。


但我们今天对他的宽容却可以让他日后多一个金盆洗手的理由,何乐而不为?


再说了,一个高中生年纪的小孩子成小偷肯定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, 我们不了解情况也无法给出合适的劝勉,还是等他自己回头吧。


我余怒未消的冲他吼:你居然还在为他开脱?


法师说: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孩子遭遇了什么但我相信如果“易地而处”,我也不敢保证我的手不会伸进别人口袋——你有没有想过;如果这孩子是个混迹垃圾堆与网吧的孤儿,从小到大每天看到的和听到的都是如何偷东西,那么他会有如你一般高尚的情操和道德吗?如果他是被黑社会控制的小偷,偷不到定额就没饭吃,甚至还会挨打,那他有选择吗?


这样的情况换做是你,你有选择吗?

我躲开了他犀利的目光,问了自己很久,内心的答案都是:没有选择。


个人的主观意志在这个世界中能主宰的事情真的太少了。大到投胎到谁家,小到同学是谁,这些都不是我们能主宰的,但我们是谁却又是被这些不由我们说了算的东西所决定的——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瞧不起别人、觉得别人怎么“沦落至斯”的念头都有“得了便宜还卖乖”的嫌疑。


我开始慢慢理解法师想告诉我的道理——我今生遇到的都是善缘,所以我才有机会培养出我引以为傲的“操守”“道德”,但这并不能说明我比他高尚,只能说我比他“命好”,如果真的和他“易地而处”说不定我会做出比他更不堪的事情,既然如此,我又凭什么“教育”人家呢?念及此处,我不由得为法师的慈悲和智慧所打动。


这一顿饭我不仅重新认识了自己,也重新理解了慈悲,慈悲不是我过去以为的那种自上而下的俯就,而是一种“你我皆凡人”的共情——因为懂得了自己的无力与无知,所以慈悲众生的暴躁与无知。所以真正慈悲的出家人既能诲人不倦,也能反躬自省,我之前能做到前者,却因为后者的缺失,导致我自以为的慈悲更像一种冒犯,在我看来,这种态度不是慈悲,而是一种自我意识的霸权。


柴静在《看见》一书中说道,宽容不是道德,而是认识。唯有深刻地认识事物,才能对人和世界的复杂性有了解和宽谅,才有不轻易责难和赞美的思维习惯。


同理,我觉得慈悲的本质也是认识——懂得自己和所有生物之间有一种深深的联结,懂得自己与其他人一起分享着身体形式的脆弱性和必死性,懂得“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”,从而得出“人根本无法独立存在”的认识与洞见——这种认识与洞见正是慈悲得以建立的基础。


由此可知,想要“慈悲”必须先要懂得,但懂得之后却未必是“慈悲”,也有可能是厌倦——声闻和独觉就是这么来的。


生命是灵魂的监狱,生和死是这个监狱的边界,而出家人就是拉着其他人一起越狱的犯人。






禅林网   






公众平台声明










以上内容并不反映或代表禅林之意见及观点,转发及引用请自行核实或抉择。本平台所有影音图文,都各自注明来源及作者,如有缺漏,敬请联系本平台及时增补。重编录用者请注明出处及作者,以尊重著作劳动,否则将被视作侵犯著作权及版权。










 禅 林   chanlin

  禅 宗 智 慧 的 传 播 者

【微信号】chanlinorg











禅林APP下载

苹果/安卓

苹果版                |               安卓版

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,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。备注:如有地址错误,请点击→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!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!谢谢!
  •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主流视频网站,不提供在线正版播放。
  • Copyright ©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yinseyinxiang